江苏快三 > 新闻中心 > 都市新闻 > 正文

怀化老年|萧成纹:悬壶侗乡的好医师

萧老在侗医药研究所附设诊所工作

萧老在侗医药研究所附设诊所工作

怀化新闻网讯 (记者 陈华荣 通讯员 黄雅群)7月6日这天,恰逢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原副院长、退休主任医师萧成纹老人的84岁生日。亲朋好友齐来家里祝寿,其乐融融的氛围里,萧老也收获了另一份喜悦:通道侗族自治县卫生健康局特为他送来一张“全县2018年优秀共产党员”的荣誉证书。回溯65年行医岁月,这位饱经风霜、头发花白的老人不禁感慨:“是党培养了我,感谢党给予我的一切!”

“到最艰苦的地方去”

1954年8月,19岁的萧成纹从湖南省立第六卫校 (今永州职业技术学院) 毕业。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“白衣战士”,他并未选择回到老家永州宁远县,而是主动要求前往湘西南边陲的通道侗族自治县从事医疗卫生工作。“我的父亲就是在通道工作时,身染疾病去世的。我迫切希望能去这个最艰苦的地方,帮当地百姓解除病痛。”父亲萧志仁是辛亥革命先驱。萧成纹 3 岁便失了父亲,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。

“通道山高老虎多,出门爬山又过河,谷子黄摆子上床,侗乡人民受折磨”,这便是当时通道侗乡的真实写照。地方病和季节性传染病连年流行,而医务人员匮乏、医疗设施简陋,广大农村“缺医少药”的状况更为严重。去通道的决心已然在萧成纹的心中生了根。

1954年10月的一个夜晚,风雨交加。萧成纹所在的县卫生院收到紧急通知。“江口乡西流村有一位姓莫的老大爷中毒,昏迷不醒,危在旦夕。”萧成纹临危受命。前往西流村需徒步翻越一座山,山中常有野兽出没。虽有些害怕,萧成纹实在等不及当地村民来接,翻身起床,背上急救箱,提着马灯,加快了脚步往村里行去。行至半山腰时,萧成纹突然发现一团黑影从对面山坡奔了过来。

“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碰上老虎了!”情急计生,他立马甩掉雨伞和马灯,攀上最近的一株大树,大气不敢出。细听,才发现是一头野猪。“顿时松了口气。等没了动静,我才从树上爬下来,又接着赶路。”

“医生同志,快想办法救救莫大爷吧!”刚到村口,村民一个个全涌上来,把萧成纹迎进莫大爷家。顾不得满身泥水,萧成纹立即打开急救箱,为病人插胃管、反复洗胃,并进行输液、注射解毒剂。忙了好 一 阵 , 莫 大 爷 开 始 苏醒。“从学校毕业走向工作岗位,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出诊抢救危重病人,也让我初次领悟到了作为一名人民医生的价值。”萧成纹告诉记者。

治病救人的“圣斗士”

通道是历史上有名的“瘴气”(疟疾)流行地,且大多数村民体质差,面黄肌瘦。目睹这一现状,萧成纹暗下决心,要用自己所学的医疗知识,救死扶伤,除害灭病。

1955年5月,通道全县爆发疟疾,90 个乡无一幸免,因恶性疟疾死亡 346 人。县政府立即成立“抗疟办公室”。萧成纹所在的工作队被派赴五区双江、马龙乡全面抗疟。“为了弄清‘打摆子’(疟疾)的来龙去脉,我们到每一个农户家问病史、采血样。”萧成纹回忆道,工作队从登记调查的8005 人血检标本中,检出恶性疟原虫4655例。

为了采取有效对策,工作队又开始进行传播媒介调查,最终认定与按蚊与疟疾传播有关。结果出来后,工作队迅速制定了烟熏和化学药物灭蚊的爱国卫生运动,有力切断了传播疟疾的途径。并对重点人群全面开展预防服药,提高疟疾疫区的人群抵抗力,保护了易感染人群的身体。而在那一场“抗疟之战”里,萧成纹也不幸感染疟疾,高烧40度仍坚持带病工作,并一夜出诊多次,还曾在出诊途中昏倒在路旁。“幸好马龙乡一个村民路过,把我救起。”没几日,萧成纹康复,又继续加入“战斗”。

据了解,从那年起,通道制定了全县抗疟防疟计划,到 1994年,已基本达到了省定消灭疟疾的标准。“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我们这一代医务工作者奋斗了40多年,终于除掉了侗乡的这个‘顽疾’。作为‘白衣战士’中的一分子,我很开心。”萧成纹说道。

“以方换方,以心交心”

行医60载,由矫健到蹒跚,萧成纹的步伐踏遍通道侗乡的每一寸土地。他始终坚守着一份医务工作者的初心,并与当地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为了方便为侗乡群众看病,萧成纹努力攻克民族语言难关,不仅熟练地掌握了侗语,还学会苗语和瑶语,成为全县迄今为止唯一掌握多种少数民族语言的汉族干部。

“就拿小本子记下汉语发音。你看啊 ,‘ 夏筛 ’就是‘ 拉 肚子’,‘一门见散宣,一宣见牙嫩’就是‘一天吃三次,一次吃两粒’,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萧成纹笑着解释道。

“当地很多人不懂汉语,治病,鸡同鸭讲可不行。而且,‘侗医’掌握着不同的草药方,不搞好关系,怎么学习得到哟!”萧成纹告诉记者,由于农村的西医药资源缺乏,在行医过程中,他也发现在多数时间里,“侗医”的民间草药或许更能派上用 场 。

“被蛇咬了、骨折了,甚至‘打摆子’,‘侗医’的草药都有效。”于是,萧成纹开始到处拜师“学药方”。“怎么学?就是以方换方,以心交心。”进村治病的过程中,萧成纹用自身的高超医术,赢得了村民的尊敬。

“我通过西医帮助村民除去的脑膜炎、肺炎等疾病,然后换取这个村的‘侗医’草药方;到下一个村,可能又利用之前所学的药方‘换取’另一个药方。”正是萧成纹的“拜师”方式,原本“传男不传女,传内不传外”的“侗医”药方在村与村之间得到了有效传播,更利于村民的日常自救。

截至目前,耄耋高龄的萧成纹踏遍湘、黔、桂、鄂、滇等省,15 个少数民族县,138 个乡镇、村,行程 5 万多公里,刻苦钻研,精心挖掘、抢救了大量的侗、苗、瑶等少数民族医药遗产,搜集、整理了3500多条濒临失传的侗族医药单方、验方、偏方和秘方,并先后编撰了专著12本、内部资料 8 本,发表医学论文112 篇 ,捐献社会 ,传承后人。2010 年,萧成纹获全国侗文学最高成就奖——“鼓楼奖”。

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最大的价值在于奉献。通道侗乡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这辈子深爱着这片热土。”采访的最后,萧成纹告诉记者。

版权声明: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“来源:怀化日报”“来源:边城晚报”“来源:掌上怀化”“来源:怀化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怀化新闻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责任编辑:熊雪珊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